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茶+ > 空间美学

皇家茶园云上会仙——困鹿山

作者:哈尼歌者 来源:普洱杂志 时间:2017-03-27 00:00阅读:0

造访拥有千年万亩古茶园的困鹿山,你要像神勇的阿凡达那样来一场旷世旅行。


午时进入困鹿山寨,天气有了变化,云层遮盖天幕,遥远的困鹿山顶白雾缠绕,平静神秘。这里居住着世代种茶、爱茶、护茶的哈尼人家,整个寨子14户农户54口人,寨子里生长着400多棵有400多年的过渡型古茶树。寨里实施了农户认养古树的保护方式,困鹿山古茶园附近居住的村民,每个家庭都认养了几株古茶树,从4棵到20余棵不等。农事劳作而外,他们还要护理古茶树。我兴奋地跑过去抚摸,树也仿佛像智慧老者伸过手来,顿觉时光流转,灵息吹拂。茶树在寨中,人在茶树中,清香袭人,鲜氧扑鼻。


而在寨子对面,生长着上万亩野生型、半栽培型和栽培型古茶树群落,总面积达1022亩,是目前宁洱县境内发现的面积最大、保护最完整的古茶树群落。据考证,树龄最大的在2000年以上。很多人都知道,其中一棵古茶树已经被著名演员张国立认养。


说到茶,不能不提刚刚徒步穿越困鹿山的第一站宽宏。清朝时,每到采摘春茶的季节,官府就要派官兵进驻宽宏村的大茶林,监督茶叶的生产和制作,并把制好的人头茶、七子饼茶等通过马帮运送到皇宫里去。昔日的皇家古茶园,如今变成了寻常百姓的房前屋后的林地。


这个农闲日,按本地的习惯,包谷种下地,水稻插入田中,茶叶已经采摘,就没有什么更多的活了。我们走进一户泥墙青瓦人家,向女主人讨上山的饮水,村民们向我们涌来,好奇地打量着我们。和这里其他村民一样,他们的穿戴非常朴素。人群中有一个83岁的老婆婆、采茶归来的少妇、驼背的看牛老倌、精壮的山里汉子、可爱的孩子们。热情的女主人把家中用蜜蜂泡的包谷酒也拿出来招待我们:“喝了这种酒,爬山就更有劲头了!”社长也过来和我们寒暄。我们马上改变了自己亲自穿越困鹿山的原定计划,让社长做向导,他欣然同意。


稍作休整,继续前行。一路上,两边山体长满绿色植物,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沿山脊前行,映入眼帘的是密密层层的林莽,连绵的山峰交相迭翠,羊肠小道蜿蜒崎岖,没入林莽深处。不远处,还可看见依山体走势潺潺流动的山涧,巨大的朽木横亘其间,清澈的流水在树木的掩映下忽隐忽现。掬一捧山泉喝下,满腹清凉快活,劳顿瞬时烟消云散。天空下起小雨,我们贴着山壁缓慢地前行。前边是雾锁林荫景致,四周的山林如刀削斧劈,好像一个密不透风的铁桶将我们团团围住。


山谷的流水多了起来,能听见哗哗的水声。走过架在河上的枯木,仿佛进入另一个舒适的世界。但是,世外桃源也处处有陷阱:一不小心,黏糊糊的蚂蝗把你的鲜血当作美食饱餐一顿,荨麻的叶子也能把你的手擦得火辣辣的痛。


海拔上升,山路越来越陡,树木由阔叶林向针叶林过渡。我们来到了困鹿山的山麓,山麓的左边是凤阳乡地界,杂草随风飘舞,右边是把边乡的地界,一眼望去,幽深的林莽占据视野所及的地方。杂草和林莽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像墨水从白色宣纸上泼流而下。这时,漫天的大雾潮水般涌来。雾是浓的,山风猛烈,雨水冰冷。但我们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尽情地享受着人间仙境的景致。大家狂奔着,呐喊着,欲与云雾共交流。有人高声大叫,有人唱歌,高兴过后,大家纷纷合影留念。


下午五点,一行人告辞向导,从把边地界下山。我们沿曲折陡峭的山路下山,落叶满径,踩在泥路上,咯吱咯吱,很舒服。沿途可见五颜六色的蘑菇和清脆的野果,这些蘑菇都是餐桌上上好的菜肴,可惜我们行色匆匆,无暇顾及。路太滑,走一会儿就需要歇一歇。走了大约2个小时,终于穿过森林,来到农民开垦的山地边,仰视远山,山顶云雾缭绕,神秘莫测,站在山地边的山涧旁,冷风加着雾水迎面扑来,令人瑟瑟发抖。时近晚上8:30,把边乡嗅水电站,我们的目的地近在眼前。

 

普洱●中国普洱茶唯一专业杂志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2007 普洱杂志社

ISP备案号:滇ICP备11003493号  云新出科通[2011]1号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