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茶+ > 人文历史

现在可以喝普洱茶了

作者:和菜头/文来源:《普洱》2010年第11期 时间:2012-06-25 00:00阅读:0

成筐的云南大叶山茶从澜沧江各地汇聚普洱。一路来时听过驮马蹄声嘀嗒,各种部族语言的争吵,一次次被各色手臂搬运,换过不同材质的容器,大叶山茶沉沉睡去,在梦里再次见到河谷边上的绿色雨雾和白色流岚。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远离那片红色的土地,向东再向东,去到广州甚至是香港。

第一个喝普洱茶的人绝对很勇敢,也许还有点吝啬。因为一路风雨,等入库以后,大叶山茶在黑暗中悄悄发酵,甚至已经霉变。把这样的茶叶拿来冲泡,而不是丢弃,的确需要一点勇气,更需要一点吝啬。否则,永远也没有人知道大叶山茶最后会变成普洱,而普洱的味道竟然又是那样的特别,甚至会很适合胃纳不好的老人慢慢品尝。在茶楼里,坐下来泡一杯,一个上午就那么过去了,茶汤的颜色只是略微淡了一点点。

当普洱茶卖到几十万一两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已然疯了。大叶山茶和时间的乘积换算不出那样的金额,它不过是普通人居家生活的用品,如何能变得和黄金一样的珍贵?陈味也好,年岁也罢,都不过是个说法。商人需要这种神话,把泥土当作钻石去贩卖。普洱茶当年在一双双黝黑粗糙的手中传递,如今在一双双肥白丰腴的手中流转,最后消失在某处住宅的库房里落灰。或者,普洱茶就根本没有离开过库房,只是在合同上变换主人的名字,在价格上一次次增加一个零。可是,他们并不真的喝茶,真正喝茶的人却因此而喝不起了。

如同英国当年的南海公司,如同北中国当年的君子兰,普洱茶在前年终于价格跳水。毛茶价格一落千丈,茶商债台高筑。普洱茶的价格跌落,又回到了旧日模样。茶叶是用来喝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人人又都喝得起普洱茶了。

目睹这样的疯狂,如此的跌宕,什么人不会觉得患得患失?是那些真正喜欢喝普洱的人。无论价格高低贵贱,他一年只喝得了那几饼。普洱茶价贱如泥,他喝茶。普洱茶天价惊人,他喝茶。因为他知道,那些并不喝茶的人最终是会消失的,因为这就不是他们应该进入的领域。隔在他和普洱茶之间的一切,都是暂时的,都会随风而去。单纯的喜爱,在这个芜杂的世界里随着时间流逝会逐渐显示出力量来。

不相干的人走了,现在,可以喝普洱茶了。

 

普洱●中国普洱茶唯一专业杂志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2007 普洱杂志社

ISP备案号:滇ICP备11003493号  云新出科通[2011]1号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