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茶+ > 大国茶匠

李拂一:茶界泰斗,傣学专家

作者:文/黄桂枢 图/侯祖荣(除署名外)来源:普洱杂志 时间:2007-09-24 00:00阅读:0

李佛一先生,原藉广西桂林,1901年生于普洱。其父李端应君于清志绪二十四年(1898年)调任普洱府电报局委员,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调任思茅厅电报局委员,即是局长。李拂一先生即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农场十月初三(公历11月13日)出生于普洱城,原名承阳,字复一,拂一乃笔名,后来就以笔名行用了。
为学傣学,辞去公职
在普洱做小孩时,老师教他读四书五经等孔孟之道,民国成立后改入公主学校,民国4年(1915)考入普洱道立中学,在电报局半工半读至毕业。
1921年,李拂一先生与普思沿边行政总局局长柯树勋之长女柯祥凤在思茅结婚,婚后两年的1923年,李先生辞去思茅电报局工作,到岳父柯公的普思沿边行政总局先后任科员,科长一年。1925年1月任昆明富滇银行车里分行经理直到1927年6月卸职,辞职后从事傣学研究,南下东南亚考察,五年间,李先生先后译著了《泐史》(傣族史)、《车里室慰世系考订稿》、《车里》等著作。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李先生先后在五福县(今勐海县勐遮)政府任秘书,教育局长、佛海县教育局长、省立佛海简易师范校长等职至1943年。
自李拂一先生安家佛海后,夫人柯祥凤与傣人接触较多,入乡随俗,也学会了傣语,她看到佛海茶庄生易不错,也提出自己要办一个茶庄,李拂一先生自知妻子有苦干实干精神,加之研究傣学,也需有经济作基础,自然认同,自己可以协助筹划,民国19年(1930年),李氏“复兴茶庄”就办起来了。
李拂一先生的姨妹柯祥贞嫁磨黑侯府后,夫妻也迁到佛海定居,柯祥贞(侯祖荣先生之母)平时做缝纫,茶叶采摘季节,也和姐姐柯祥凤一同上山下乡收购鲜茶叶,送茶庄加工。柯氏姐妹生在缠足的清代末年,而柯树勋公却不准缠足,当时思茅城里的这对姑娘,人们当面称“柯大小姐”、“柯二小姐”,背后皆称“大脚千金”,而知柯家两姐妹真名者则少矣!号称“大脚千金”的姐妹两却在勐海的茶山上发挥了大脚的作用,她们平易近人,又通傣语,与傣族妇女相处亲切,都以“龙允比允”相称,(傣语:姐妹),为李氏“复偿茶庄”付出了辛劳。
经商,与慈善并进
李氏“复兴茶庄”有茶灶二盘,年产制茶2500担,1930年时佛海的茶庄已有七八家,这是经济复兴的吉兆,虽然当年的茶庄生产皆属于工业作坊式生产,但积少成多生产量就逐年增多了,面临的问题是销售市场,仅依靠过去把茶叶运到思茅普洱转运他地而感到交通险阻,成本太大。所以李拂一先生与“可以兴茶庄”庄主周文卿等茶商协商南行,打通东南亚茶叶销路。为此李先生决定自己匹马坠镫光行东南亚,历尽艰辛,到缅甸仰老,泰国曼谷、马来亚、新加坡、印度加尔各答,再绕道越南西贡,至河口转回昆明,当时,李先生又绕道从曼谷——新加坡——香港——广州——南京——昆明。
从1927年到1945年,李先生曾多次南行东南亚。1929年李先生南行返回后即与勐海商会主席周文卿茶商庄主筹商,鼓励周先生伙同运出五百驮茶叶至仰光,再海运百驮至印度加尔各答。印度本是英国人的茶叶基地,让其尝到驰名中外的普洱茶。由于李先生多次南行宣传推动,佛海的茶叶生产得以快速发展到供不应求。周文卿的“可以兴”茶庄在李先生鼓动下,便制得圆茶百驮,一部份运销香港,一部份运销缅甸瓦城仰光,又制得紧茶五百多驮,就地卖一百多驮,余四百驮,雇马脚驮至锡箔、换火车至缅甸仰光,再换轮船运至印度加尔各答,打通了外销茶叶新路。当年,李先生还倡议发动佛海土司刀良臣组织茶叶合作社,每户茶农投资散茶半驮,一驮或着干驮,组成“掸民”茶业合作社,自行制造,自行出口,建社后改名为“单民茶庄”。
民国21年(1932),李先生主张,倡议各小茶庄联合起来,他的主张得到响应,经商议后成立了“佛海茶业联合贸易公司”,加入者有李先生自己的“复兴茶庄”以及其他近十家茶庄,到民国27年(1938),加入联合贸易公司的紧茶数量有2万多驮,因而有力量做了一些社会兹善事业,成立了“近代图书馆”、“音乐会”,购置医药器材仪器,聘请国外名医,成立佛海医院、修桥、修路等。1940年到1942年,李先生先后任佛海县政府秘书,代理县长,1942年至1949年,李先生先后任云南经济委员会佛海服务社经理,云南省教育厅西南督学区国教视导员、云南省参议员、国民党国大代表、车里县长、云地省政府秘书、参议等职,1949年10月赴台湾长期定居。
始建佛海茶厂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8年,李先生由印度回到佛海不久,又于9月,奉军委员之命,因抗战物质需要茶叶,李先生又到暹罗(泰国)、高棉(束埔寨)、西贡、河内等地考察一个月返滇复命,他建议国家经济部派专家到佛海设厂制茶,以作易物之资,他愿放弃联合贸易公司掌握之茶权,由中茶公司调处,并写交一篇《佛海茶业概况》,刊载在1939年昆明出版的《教育与科学》杂志第五期上,这一年,他的建议被经济部采纳,于五月份便派中国茶叶专家范和均率领一批茶叶技术骨干,到佛海成立了“中茶公司佛海茶厂”。当年冬天,李先生和周文卿到印度处理“联合贸易公司”的业务回佛海后,联合公司销印度的紧茶,即交由中茶公司办理。李先生1939年发表的《佛海茶业概况》共写了8个内容:一、绪说;二、产区;三、品质;四、制法及包装;五、运输及运费;六、茶叶价格;七、出口数量及税损负担;八、结论。此文具史料价值。李先生在另一篇回忆录《佛海茶业与边贸》中,写到了佛海茶业的兴起历史及边贸情况。李先生在文中说,“佛海茶业,就我个人所知,当创始自石屏商人张棠阶。清光绪末年(公元1908年),张棠阶兄弟三人,由磨黑井驮盐到佛海、车里经商、将售直所得,收购散茶至思茅销售。”“民国2年(1913年),张棠阶始设灶一盘,制造圆茶四五十驮运销思茅。又制紧茶七八十驮,售予景栋(缅甸)商人张仲德。张转运至印度销售,为佛海茶销印之始。”
晚年的李拂一
李先生定居台湾后,笔耕不辍,著作颇半,除前文提到的三部著作外,还有1920-1941年间发表在国内外报刊上的短篇集《南荒内外》11篇。台湾《云南文献》1975年第五期载《孟艮土司》6000多字。2001年台湾修订版《暹逻纪程》。1955年台湾修订版《十二版纳志》。1983年台湾重订本《车里室慰世系考订稿》,1987年台湾版《车里宣慰世系简史》,1984年台湾版《镇越县新志稿》(镇越景县即今勐腊县)1984年台湾版《十二版纳纪年》等,研究成果丰硕,响誉海内外。时间跨越了一百多年,李先生现还健在,已经是一百零六岁的“人瑞”世纪老人了,2005年11月,侯祖茶先生赴台北参与祝贺了李拂一先生105岁华诞,照回来了照片,我已看到。茶乃天地灵气之精华,茶乃天地人之三合一,人在草木之中为“茶”字,二十加八十八等于一百零八,“茶寿”即一百零八岁长寿。李先生才高八斗,茶德高尚,著作等身,惠及后代,我这普洱茶乡的他郎(墨江)后学,遥祝李公茶寿!人瑞长寿!
交往渊源
李拂一先生是出生于普洱的我国著名傣学专家和思普茶叶实业家,现定居台湾。李公是民国初年任思茅同知及普思沿边行政总局局长柯树勋的女婿,是我的好友——西双版纳州政协委员侯祖荣先生的姨父。二十年前,我执笔主编《思茅地区文化志》,曾拜读过柯树勋编著的《普思沿边志略》、李拂一译著《泐史》等著作;对柯公、李公十分敬仰。1991年4月,作为侨眷的我,出席思茅地区第一届侨联代表大会时,有幸与李拂一先生的大公子李潘先生在会上相聚认识为友,李潘先生1933年出生在思茅,是泰国华侨,他是特意从泰国应邀来思茅出席侨代会的,会上李潘先生赠送了我一本1990年的《勐海文史资料》第一集,集中就载录有李拂一先生1939年发表在《教育与科学》的文章《佛海茶业概况》和1989年12月写的回忆录《佛海茶业与边贸》,为我2001年撰著后2003年在台湾出版的《普洱茶文化》一书,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
2002年李拂一先生的姨侄——我的好友侯祖荣先生,又赠送我一本他的编著《西双版纳现代历史人物柯树勋传》、《李拂一先生与西双版纳》,使我对柯公和李公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而更加敬慕。2003年3月,我应邀到台湾参加“两岸普洱茶文化交流”活动,心想要亲自拜访李拂一先生的,只因活动内容日程安排不过来,而在台北我只好当面拜托我挂秋二哥的中央军校老同学——普洱藉台北云南同乡会理事胡绍康先生代为转达向李拂一先生的问候和敬意了。现借《普洱》创刊之机,应编辑部之约,特写此稿,向社会各界介绍一下李拂一先生在中国傣学研究和思普茶叶发展史上的功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黄桂枢:30年坐热冷板凳

普洱●中国普洱茶唯一专业杂志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2007 普洱杂志社

ISP备案号:滇ICP备11003493号  云新出科通[2011]1号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