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茶+ > 大国茶匠

一个家族的百年茶事

作者:返璞来源:《普洱》2010年第8期 时间:2012-06-18 00:00阅读:0

银座 银座

故事,也许该从东京的银座讲起。

年春,在世界大叶种茶的发源地,在遥远的茶马古道的源头普洱市,有决策者作了一个决定,东渡扶桑,向世界推介中国茶中一个曾经几乎被埋没辉光的茶品——普洱茶。而当普洱市经贸团一行人来到日本,却在东京银座意外地发现了赫然陈列在橱窗里的我们普洱茶古老的饼、砖、沱。

东京银座是世界最著名的三大街之一,它的繁华时尚与法国的香榭丽舍、美国的第五大街齐名。从德川家康在此填海造田开始,江户幕府时代在此设银币铸造发行所,后来引入西方文明和文化,它就成为当时日本文明开化的象征性街道。日本人第一次在银座吃到了冰激凌,第一次在银座看见了电灯,它是日本通向世界的门户。这里有数不清的高档酒吧、歌厅、画廊,商店里专营世界各地最时髦最前沿的商品、最奢侈的品牌,人们说银座是名副其实的“消金窟”。而每天在此川流不息的顾客超过数十万,包括世界各国的名人、政要、艺术家、商人。你在街头一站,就觉得它像一架飞速旋转的车轮,永不停歇的追赶明天的时尚。

当普洱茶市场走入低迷,众说纷纭它的粗技大叶难为世界所接受,加之人人都知道日本对进口食品的标准和检验异常严格,能在这个世界时尚的旗舰街头看见我们普洱茶的饼、砖、沱,实在是件意外又长人志气的事。大家拥入一看,这些茶上赫然印着普洱景谷李记谷庄的徽记,巧的是李记谷庄的主人李明,就是代表团成员之一。在东京的银座里卖普洱茶是另一种感觉,李明告诉我,他呆在银座茶店里的几十分钟,就卖出了两饼普洱。当然,他忍不住在心里用人民币换算了一下价钱,比在中国高出了八、九倍,“太贵了!”他不由自主地说。

1900走来的老店

知道日本是个既现代又重传统的国家,它总是能把传统的古朴与现代时尚有机的结合为一种华丽。不知道精明的日本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眼光,在自己最有面子的银座,在万千茶品中挑中了并不是人人都知道的普洱茶、挑中了中国边地一个小镇上的这个茶庄?而这个茶庄又是如何从偏僻的云南景谷小镇走到日本的银座的?

怀着一种好奇,我对李记谷庄产生了兴趣。

翻开《中国茶经》,我看到这样的叙述:“……沱茶原产于云南省景谷县,又称谷茶。谷庄沱茶多采用景谷附近地区生产的滇青揉压。”

《景谷县志》则作了更清楚的表述:“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景谷人李文相创办制茶作坊,用优质晒青毛茶作原料土法蒸压月饼形团茶、又名谷茶,光绪二十八年……该茶畅销并誉名沱茶。(团茶、谷茶、谷庄茶)奠定了沱茶的雏形,景谷成为沱茶的原产地。”

“李文相就是我的曾祖父。制作团茶的李记谷庄就是在他老人家手上创立的。”李明告诉我。

好眼力的日本人!一竿子插到底的就找到了沱茶的原产地,找到了最早创制沱茶的百年老店。

使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个百年老店后面的故事。

当年云南山里人李文相,显然不满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在他们家族的《谷庄铭》里讲述着他在光绪年间的创业史,那是男人们还留着大辫子的年代,我们看见年轻的李文相把辫子盘在头上,一步步走出故乡,走遍蛮荒的边地少数民族部落去贩卖盐巴;我们看见他跟着马帮,走到酷热的缅甸、走到冰雪漫野的西藏去卖茶叶,我们看见他“披风沐雨,浸寒犯暑,履凶险,冒矢石,虽九死其犹未止”。顽强坚韧的马帮生活和贩茶盐的经历成就了这位敢于冒险闯荡的青年。在吃尽苦头后,李文相积累了第一桶金,成家立业。1900年,他在景谷创办了自己的制茶作坊,用优质晒青毛茶作原料土法蒸压了月饼形团茶。显而易见,团茶发明制作的灵感,是来自在卖茶长途贩运中马帮运输的艰难。聪明的李文相制作出来的团茶,倍受商家和消费者欢迎,一时间生意兴隆,声名鹊起,中国云南有名的沱茶由此应运而生。李记谷庄茶行销内地、藏、蒙西域,远至南洋与西洋。家道也由此而兴旺发达。故事并没有在此而结束,令人吁嘘的是,李文相虽然后来不幸遭遇贼劫而亡,这根顶梁的逝去给家族带来了重大的打击,可是靠着他传授的团茶制作的技艺,李记谷庄又重整旗鼓,一代一代的得以延续兴旺。

我和本刊的总编辑王洪波曾写过一部关于普洱茶和茶马古道的电视剧,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李记谷庄的故事,但李文相的经历却与剧中主人翁有许多不谋而合的相似之处。可见,这个百年老店后面的品牌故事,几乎真实地概括了中国这条著名的茶马古道上一代人的生存状态和普洱茶的一段历史。不能不暗自感叹日本人在商品选择中对百年老店,对传统文化传统工艺的那份珍惜与尊重。

故事新版

大家都知道,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和中国茶叶的统购统销政策,中国茶叶许多著名的私营老店在半个世纪前都静悄悄地消失了。

不知道是因为李记谷庄这个百年老店命该不衰的神秘的运道,还是基于流淌在景谷人李记家族血脉中的那份气质。在沉默了几十年后,李文相的第四代孙中出了一个叫李明的人物。

在代表团的企业家成员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李明不事张扬,但一和他交谈几句之后,就会发现,在中国式的沉稳和随和中,他有着一种经商的精明与强干。他心态开放,爱动脑子,善于观察与学习。坐在李家先祖的老照片下,谷庄茶幽幽的香味慢慢沁入了心腑。一个现代版的普洱人家中兴李记谷庄的故事次第展开。

年轻的李明在离家读书之后,从事的是当时最为强势和红火的烟草行业。但是他自小从长辈那儿听到的零零星星的家族故事却像些碎片一样,慢慢在他心里拼接成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2005年,历经若干操劳,一座投资千万、明清建筑风格的“李记谷庄”在景谷拔地而起,不知那些粉墙青瓦木窗石路,是不是那个李明那个梦想的画面?

采访李明是在普洱茶市场沉寂和低迷后的两年,是那些一窝蜂上马的茶庄又一窝蜂垮掉以后。作为庄主的李明处惊不变地叙说着茶庄兴建后就碰上的那大起大落的市场风波,在这场龙卷风中,李记谷庄却一路走好,当年做的茶当年卖完。他沉静地说,只要大家认真诚信做茶,我真的觉得普洱茶的价格还没有到达它应有的高度,还有巨大的增值空间。

有众哀之,何独从容之?

聪明的李明借鉴了云南烟草成功的许多理念和模式来做茶。比如,在保证原料品质上他从扶持茶农做起。他知道景谷一带哪个茶农家有几棵老树,大约能收多少斤茶,了解他们家的生活状况,甚至生活细节,从而有效地帮助他们,仅举两例:

年,谷庄做了60000条装茶用的专用口袋,免费送给当地茶农,避免了茶农家从前一条化肥口袋,又装茶又装谷子杂物不卫生。

年,谷庄发现收来的茶叶有异味,又买了5000口铁锅,免费送给当地茶农,杀青专用,改变了茶农从前一口锅,炒菜煮饭、煮猪食又炒茶的情况。

不管送锅还是送袋,李明告诉茶农,你的茶不一定要卖给我,但茶一定要这样做。

年,谷庄承诺50年扶持老百姓,还立了一个优品原料茶奖,那一年,有个茶农得了个五千元的A级奖,他卖给谷庄的茶只是10斤,值300元。

年谷庄又给炒青锅不够的茶农免费送锅……

年李明看到有的老茶树露根了,又正在为茶农考虑着修沟防洪的问题……

除了对每一款收来的茶有详细电脑编码档案记录外,无论是在加工管理模式上,营销模式上,李明都努力借鉴当今最优和最有效的方式。

不管四周闪耀着多少欲望和金钱的诱惑,这个百年老店第四代传人心里有一条底线:为百年品牌负责,为李记谷庄普洱茶信誉负责,为消费者负责。无论茶价高低,谷庄每年只生产120吨茶,李明说,景谷能摘出多少好的老树茶,我心里最清楚。

天道酬勤,酬诚,也酬聪。予人玫瑰,手留余香。今年春节之后的日子,李明走过中国的13个省份,这里分布着李记谷庄的46个连锁店,李明作了一个统计,买谷庄普洱的客人有90%是回头客。在韩国、日本、台湾连锁店里的经营情况也令人鼓舞。就在东京银座那个店旁边,一个新的李记谷庄店正在装修……

慢慢品一盏新泡的谷庄公爵茶,醇厚的香气和淡淡的茶烟中仿佛飘绕着一个家族百年殷殷的心意。

我在想,李文相公倘若在天有灵,他当为这个百年后的传人感到不辱家门的骄傲吧。

 

普洱●中国普洱茶唯一专业杂志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2007 普洱杂志社

ISP备案号:滇ICP备11003493号  云新出科通[2011]1号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230号